第1323章 火力全开

牛笔老道 / 著点赞 0踩踩 0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不要以为首辅巴黎之后,就能让所有反贼乖乖吐钱。
某些死硬的家伙,就吃准了路易十四不敢将他们怎么样。
正所谓法不责众,大家一起拒绝掏钱赎罪,最后也会不了了之的。
但这些人忘了,路易十四早就听闻了东方世界的诸多刑法, 而且此番还得到了不少好的建议……
在刑罚方面,西方诸多的酷刑花样不如东方多,但并不意味着不会血腥暴戾。
譬如法国,非监禁的最轻刑法就是在皮肤上烫个烙印。
小偷被抓住,会被烫出个V!
这算是烙印攻击……
在穿刺攻击方面,分为热穿刺与冷穿刺。
前者主要用来对付作伪证的说谎者, 要么用用烙铁将整个舌头烫废,要么用跟铁棍给舌头烫穿个洞。
后者就是对付死刑犯的招数了, 用长钉从外向里钉入一个木桶里, 然后把罪犯塞进去,将木桶一脚踹下斜坡,犯人的下场可想而知。
这个法子很斯巴达,因为最早是由斯巴达的大统领纳比斯发明的,刑具是一个外形类似其已故妻子爱琵加的铁制外壳,此刑罚又名——爱琵加的致命拥抱!
等古希腊完犊子之后,继任者罗马帝国的刑罚花样就更多了。
初期还算比较公允,譬如对纵火者施以火刑……
罗马帝国开始走上歪路,还是要归罪给凯撒!
凯撒利用军队从元老院手里夺走了权利,随后又被宿敌给干掉了。
这原本跟刑罚没多大关系,然而凯撒之后的历任皇帝正式担心军队反叛自己。
进而加大了刑罚力度,这样可以最大力度震慑军队,从而巩固住自己的地位。
这也就诞生了提比略、卡里古拉、尼禄等一系列罗马式的“好皇帝”!
尼禄他爹克劳狄乌斯倒是致力于让帝国重新走上正轨,然后就被自己的老婆给干掉了。
在这几位皇帝在位期间,罗马军队实际上都沦为了各种酷刑的行刑者。
因为行刑的对象从罗马珉众变成了那些反抗帝国的敌人!
最出名的酷刑就是将俘虏钉在十字架上!
千年之后,瓦拉几亚公国的大公德古拉三世深谙此道。
用一根锋利的杆子将敌人或反对自己的人的躯干贯穿, 然后凉在空地上。
这位东欧地区的穿刺大王以此法来震慑敌胆,而且真的管用了,还赢得了一大堆死忠。
要是嫌麻烦的话,还有简单的方式,将犯人倒着吊起来,双腿分开,然后用锯子开始“吱嘎吱嘎”地行刑……
如果还是觉得费劲的话,将犯人绑起来,下面扔点木头, 点火就是了,裁判所最擅此道了!
当代不同于古代, 匠人钉在十字架上是很容易传播疫病的。
但普通刑罚又不能解恨, 路易十四甚至想用东方的切片方式来收拾那些反贼。
然而西方的刽子手多半技艺不精,现学都来不及,还不如高薪聘请几个厨子来动刀。
那样做的话, 路易十四只是想想就感觉有些恶心, 毕竟自己也会看到御厨的身影的。
非要用不流血的方式来惩罚那些罪大恶极之人的话, 还要兼顾经济实惠与环境卫生,貌似只有一个法子——活埋!
这招可以让那些本应闭嘴的混蛋永远闭嘴, 只有这样, 才能没有后顾之忧。
从犯交钱之后可以从轻发落,跟那些普通反贼一样去挖矿。
路易十四认为自己绝非曝君,在自己的治理下,法国国力日渐强盛,珉众生活日益好转。
然而某些家伙仍然不知足,还妄图废黜自己这个名正言顺的皇帝,自己就不能一味地姑息纵容了。
尤其是那些舍不得掏钱,居然还做梦想让自己释放的家伙,等待他们的下场,就是变成一堆堆肥料!
经过近一个月的奋战,联军相继收复了昂热、图尔、布尔日、第戎一线以北的绝大部分地区。
联军先头部队距离叛军的大本营里昂,大概只有一周左右的路程。
收复里昂是指日可待的事情,可在叛乱之后,伊比利亚半岛甚至那不勒斯王国都发生了叛乱。
这就迫使联军不但要收复里昂,还要奔赴那两个地方去平叛。
路易十四原本是不希望继续麻烦三个盟友的,然而他又不太相信自己的部队的忠诚度。
眼下王师的确占据了上风,可谁能保证在盟友不出兵南下的情况下,某些王师部队又叛乱了呢?
除了保护自己的卫队之外,路易十四现在有理由怀疑任何将领和任何部队勾结反贼……
原本以为欧战结束,总算可以休养生息一段时间了,没想到居然能出现这种事。
路易十四甚至为此前同意蒂雷纳退休而感到后悔,现在想来这是个低级失误。
如果蒂雷纳还担任陆军总司令一职,敢问谁敢轻易叛乱?
蒂雷纳的继任者马里倒是不错,此前在巴西为自己立下了赫赫战功。
然而就是这位元帅,半个月前被叛军的榴弹击中,当场捐躯……
路易十四旋即任命年富力强的贝里克接替其职务,但这位元帅从实力与名气上都远逊于前两位。
更搞笑的是,贝里克居然被叛军给羞辱了。
新任总司令曾要求第戎城内的叛军缴械投降,对方给他的回复很简单。
抱歉!这位先生,我们实在是没听说过您的名字,请您不要冒充您的长官!
这比当面给贝里克来一记响亮的耳光还要过分……
叛军当然知道有这么一号人,毕竟对方是元帅。
然而就是不将其放在眼里,认为其不是个说了算数的人。
蒂雷纳无人不服,马里还算凑合。
在叛军眼中,贝里克就是路易十四的传声筒而已!
说得难听点,这个陆军总司令是个傀儡,是被皇帝牵线的木偶!
叛军甚至更愿意与威廉三世谈谈相关条件,而非某个名义上的陆军总司令。
这也跟当年蒂雷纳退休有很大关系,这位老帅通过多次征战,让手下都赚了一笔。
上司一退休,不少得力干将与拥有丰富实战经验的老兵也就相继卸甲归田了。
等到远征巴西之后,又有第二批赚钱的官兵在返回本土之后选择退役。
这就导致了法国陆军战斗力在不经意间,便出现了不小的滑坡。
不发生大战或者内乱是看不出来的这种变化的,可凑巧碰到了投石团……
法军官兵里有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人生的小目标就是成为一个庄园主。
自己买块地,盖个房子,娶个老婆,再使唤几个奴隶,这就算是完美人生了。
蒂雷纳与马里先后帮助他们实现了这个人生目标,所以……
明军也面临类似的问题,但朱慈烺通过用多种方式相结合的办法解决了。
一方面提高官兵的薪水,使军队上下在平时就收入颇丰,战时收入更多。
另一方面则不断提升高科技武器的装备数量与技术含量,拉大与敌人的科技差距。
这就意味着即便是需要投入十几、二十万人的大战,在科技武器的帮助下,明军最后也死不了多少人,而获利颇丰。
有了鲜明的对比之后,军队也就能够留住人了,这也是常年保持战斗力的根本原因。
跟其他国家的部队稍有不同的是,明军不光发军饷,而且还发土地和女人!
就算土地所有者不会去耕种,将自己的地给租出去,每年也会有收成。
这就等于干一份差事,赚两份钱了,在部队还能享受免税待遇。
达到军官,哪怕是少尉的军衔,可以顿顿吃肉,还不用自己花钱。
寻常百姓家的孩子,二十出头,只有在部队吃的才是最好的。
每月衣食住行就算只花五个银币,一年就能省下六十银币,十年便是六百银币。
将这方面省下的开销攒起来,加以时日,那真是一大笔钱。
部队除了平时不能喝酒之外,其他算是完美无缺了。
不过驻屯北地和东地北方的部队,为了抵御严寒气候,是可以不经常饮酒的。
通常情况下,每周一天的休假可以随便喝,节日亦是如此,大胜之后更别提了……
来到法国作战,明军上下饮用的就是欧皇派人供应的葡萄酒了。
这玩意劲儿小,只要不一次喝几瓶,对行伍之人来说都不算喝酒,不影响作战。
当年揭暄带着海军去拉普拉塔吃牛肉,如今昊菁皇帝带着陆军来法国蹭酒喝。
由于路易十四实在是拿不出上千万的军饷,朱慈烺也就只能退而求其次,让他用海量的葡萄酒抵债了。
军费我可以自掏腰包,你要是连红酒都不供应,那就太不地道了。
威廉三世与卡尔十一世对这项提议极为赞同,毕竟战时喝低度数的红酒可以缓解将士们的身体疲劳和精神紧张。
实际上,朱慈烺花了几千万银币的军费,就等于让三国联军跑到法国来大吃大喝了。
前期,路易十四还无法供应联军所需的一切给养,所以联军只能“自食其力”。
当年华伦斯坦的蝗虫大军是怎么gan的,如今三国联军就怎么干。
这是合情合理的行为,路易十四不出军费,也不出粮草,还想平叛???
更何况对于叛乱地区,尤其是被叛军占据的城市,也没必要手下留情。
俘虏可以全部交给效忠于路易十四的法军来处理,但是缴获的战利品,三个盟友要拿走一多半,不然无法满足十几万大军在法国本土的长期作战需要。
平叛的时候刚好临近秋收,粮食也就不愁了,再到邻近的庄园里买些果菜、牲畜、家禽,三餐的食材就算是齐活了……
明军有一个最大的特点,这是忠实地执行了昊菁皇帝的命令,那就是凡是海外远征,一律携带足够多的调理!
这就使得明军哪怕在万里之外作战,后勤也能让士兵们吃到可口的红烧肉,若是还能抓到猪牛羊的话……
实在不行,还可以红烧马肉,这玩意在战场上随处可见,对面的机械化程度肯定没有己方高。
打了胜仗之后,经过军医,尤其是兽医的检查,确定某些受伤或死掉的马可以宰杀之后,士兵们就可以动手了。
若是想吃牛肉的话,那就得去印度打仗了……
明军上下也是可以吃午餐肉、方便面、压缩饼干等军粮的,但吃多了就会有本能的反应。
只要能有机会吃到新鲜的食材,大家一定会就地取材的。
想法国人不吃的猪头、猪蹄、猪尾巴、猪下水,在明军官兵眼里,只要加以烹饪,都是极好的美味。
对方这不吃、那不吃,一方面是不懂得料理食材,另一方面就是没饿着了,饿着就不挑食了。
除了巴黎等少量大城市之外,其他城市,尤其是盘踞在小城市里的叛军。
起初抵抗意志还比较顽强,因为己方捷报频传,说明狗皇帝路易十四不得人心。
结果等到对方请来了外援,尤其是擅长破城的明军之后,大家又都慌了起来。
因为有人是从奥尔良逃出来的,该城已经被明军使用重炮与导弹给彻底摧毁了。
之前该城的守军算是法国北部战斗力最强的部队了,连续击退了荷军与瑞典军队的进攻。
等到换成明军开始攻城,攻城的火力陡然上升了好几个苔阶,守军一天之内便承受了数千发大口径炮弹和几百枚导弹的攻击。
几十架武装直升机在白天盘旋在城头上空,使得守军根本无法利用城墙上的火炮进行反击。
当天损失超过了两千人,两天折损了近五千人,剩下的守军也不敢继续顽抗,只能在夜间仓惶南逃。
如果拼死坚守下去,在如此恐怖的火力打击之下,最终的结果恐怕就是城内连活人都没有了……
在巴黎失守之后,叛军还打算将奥尔良当作重夺巴黎的桥头堡,看来是彻底用不上了。
很多小城市的叛军自知无力抵挡明军的进攻,纷纷选择据白旗投降。
明军见状也审时度势,让被俘的叛军富绅作为信使,向目标城内传递信息。
内容很简单:我们是明军,你们主动投降,可以享受优待,否则就等着人城皆毁吧!
在不经意间,昊菁皇帝带着一群狗腿子开启了首次“日常辱法”的快乐活动!
朱慈烺从来不恐吓对方,只要说出类似的话,那就是最后通牒。
尔等爱信不信,时间一到,咱这边就火力全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