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7章 螣蛇飞升地

晨沧 / 著点赞 0踩踩 0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真灵天庭’投影降临,挡住仙朝‘人道天庭’压下的金光、金云,‘螣蛇仙蜕’顿时脱身而出,如是蛟龙脱困,瞬间搅动四方风雷。
梁昭煌等十数位元婴真君,围绕在‘螣蛇仙蜕’四周厮杀不休,顿时首当其冲,胡家真君当场被秒杀。
道化异象浮现半空,失控的法则之力横冲四方。
剩下的元婴真君,俱都大骇,纷纷各驾遁光飞遁而走,不敢再靠近那‘螣蛇仙蜕’。
没有仙朝‘人道天庭’之力的压制,反而是‘螣蛇仙蜕’又得天上‘真灵天庭’降临、投影而下的星光加持,变得越发难制。
这时候,便是梁昭煌、李纯、镇南王等真君后期修士,也不敢贸然上前战斗。
‘螣蛇仙蜕’暴起的仙韵之力,能够秒杀胡家真君,自然也有可能秒杀他们这些真君后期修士。
嘶……昂!
只是梁昭煌等人不愿上前,那‘螣蛇仙蜕’却是显然没有放过他们的意思,或者说是妖国没有放过他们的意思,掌控着‘螣蛇仙蜕’昂首嘶鸣,搅动着山崩地裂、雷磁崩乱,有如一条从大地之下、混乱雷海之中杀出的雷龙,直扑各家遁逃的元婴真君。
嘶吼声中,那‘螣蛇仙蜕’张口喷出一道道灰白神光射向四周一个个遁逃的真君,这手段梁昭煌当时在湖底秘境之中见过,能够分解万物,而此时由‘螣蛇仙蜕’施展而出,比之当初在湖底秘境之中,那星光所化‘螣蛇’又要强了太多。
也幸亏此时‘螣蛇仙蜕’是射出多道灰白神光,同时攻向众人,而不是集火攻向一人,梁昭煌等人方才能够各受手段,挡住这些分散的灰白神光。
但即便如此,如梁瑞坚、杨秀溟等元婴中期修士,面对着灰白神光也多是有些手忙脚乱,使得梁昭煌等真君后期修士,不得不出手相助,方才使他们脱难。
只是,众人刚挡从灰白神光的攻击之中脱身,便听到数声鸦鸣、兽吼、轰鸣爆响。
却是在各家真君全力应对‘螣蛇仙蜕’的攻击之时,白狼山脉南面汇聚的妖云之中,又有数头妖王乘机潜伏而至,乘着众人被‘螣蛇仙蜕’吸引注意之时悍然出手偷袭。
而且,这些妖王明显目的十分明确,出手偷袭的对象,都是各家元婴中期修士。
便是梁瑞坚、杨秀溟两人也都在这些妖王暴起袭击的对象之中。
“孽畜!”
“你们敢!”
声声几乎暴喝响起,众人反应有快有慢。
梁瑞坚久经杀阵,尤其精擅斗战之道,却是在那妖王尚未来得及暴起袭击之前,就已经率先感应到危机,爆发而起。
一剑冲天,分化五行,转轮相克、席卷毁灭雷霆之力直接斩下,直接与妖王偷袭的袭击对轰在一起,轰鸣爆碎、冲击四方。
而另一边,杨秀溟则是明显差了一筹,其是天生道体的天骄,在进阶元婴之前受过的磨砺太少,进阶真君之后战斗也是有限,若非如此,杨家也不会将其送来王家开拓新州的战场前线接受锻炼。
几乎是在偷袭的妖王暴起发难,攻击临身时,杨秀溟方才反应过来,只是想要出手抵挡却是已经来不及。
好在杨秀溟毕竟也是出身一品世家门阀的杨家的骄子,杨家此番将其派来前线磨砺,也不可能不准备一点保命的手段。
所以,几乎在那妖王暴起袭击将要临身的瞬间,杨秀溟体内顿时传出一声龙吟,有若隐若现的龙门浮现,其中冲出一条黑龙,瞬间冲破妖王的袭击,甚至还向妖王冲击而去。
有这一点时间,杨秀溟也瞬间反应过来,惊呼一声,没有对那妖王发起进攻,身化一道玄光瞬间遁走。
几乎同时,梁昭煌的攻击已经到来,一道‘五色神光’当空刷下,那偷袭杨秀溟的妖王刚冲碎轰来的黑龙,面对刷下的神光根本无力抵挡、也无处可逃,瞬间被刷入‘五色神光’之中。
轰!
一声轰鸣爆响,失控的法则之力侵蚀、扭曲四方,道化异象如烟花绽放在半空之中。
只是这并不是梁昭煌碾杀了那妖王,而是又一位仙朝真君的陨落。
是仙朝支援而来的一位国子监元婴初期修士,其本就在‘螣蛇仙蜕’吐出的灰白神光之下手忙脚乱,靠着一旁同样出身国子监的李纯真君相助,方才没有被灰白神光直接秒杀、解离。
但是,当偷袭而来的妖王暴起发难,这位国子监真君再没能幸免。
这一次,李纯真君也没能及时出手救下他。
国子监元婴初期真君当场陨落,道化异象如烟花绽放。
锵!
一声剑鸣锐啸,李纯真君一道剑光愤怒斩来,直接斩向那偷袭的妖王,却也只是将对方重创,没能一击斩杀。
不只是国子监真君这边。
木家木诚屏,同样受到妖王袭击,其身形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株半枯半荣的树木,为其挡劫,瞬间被那妖王轰成碎片。
还有那随楚云泽而来的楚家真君,在遭到妖王袭击的瞬间,身形直接崩散开来,化成大片白雾消散,最后白雾重聚在楚云泽身边,显出那楚家真君身形,却已经是遭受重创、面色惨白。
姜家、滕家新来之真君,甚至就连淮南王都受到了妖王潜伏而来、暴起的发难、袭击,只不过这些人身上各有保命手段,倒是没有人再次陨落。
反倒是那些偷袭而来的妖王,在李纯、楚云泽、木连英、姜家、滕家等元婴后期真君反应过来之后,纷纷遭到他们的怒击、重创。
不过,众人之中,也就梁昭煌以天命道术‘五色神光’顺利拿下一个偷袭的妖王,并将其碾杀,其他人基本只是重创那些偷袭的妖王,再想出手追杀,那边‘螣蛇仙蜕’已经在‘真灵天庭’的掌控之下,再次爆发而起,向着一众元婴真君攻击而来。
便是各家元婴后期真君,面对‘螣蛇仙蜕’的暴起、袭击,也是绝对不敢掉以轻心,自然只能是任那些偷袭的妖王遁逃而走。
而在各家真君,小心应对‘螣蛇仙蜕’的攻击之时,那些妖王又在声声鸦鸣之中,再次向着战场而来。
因为已经暴露,这些妖王这一次也没有再选择偷袭,而是纷纷爆发妖威、声势煊赫的向着众人围攻、威吓而来!
目的很明显,就是为了牵扯众人的注意力,配合‘螣蛇仙蜕’的战斗。
在‘螣蛇仙蜕’与这些妖王的配合、前后夹攻之下,便是梁昭煌、镇南王等元婴后期的真君都有些手忙脚乱,不得不小心应对,更何况各家元婴中期修士,此时更是险象环生。
“镇南王!”
“淮南王!”
“快想想办法,接引‘人道天庭’之力来援!”
各家真君纷纷惊呼,扬声喊道。
“梁真君!”这时候,淮南王忽然扬声喊道:“快取开拓新州的圣旨祭出,为今之计,只有依靠圣旨,我等才能破局。”
“我知道,‘赤鼎’王家是将圣旨放在你那里!”
梁昭煌闻言眉头微皱,显然淮南王与王家联姻,在王家之中也掌握了一些人手,得到不少消息。
而听到淮南王的话,其余各家真君也都纷纷向梁昭煌看来。
见此情形,梁昭煌也知道不能要拖延,否则就要惹众怒了。
当下取出‘赤鼎’王家开拓新州的圣旨,直接祭起。
圣旨当空展开,其上金光璀璨、绽放而起,上接天空之中显化的‘人道天庭’。
同时,镇南王、淮南王也各自出手,分别祭起一枚金色宝印在半空中,同样是金光绽放,勾连天空之中投影、显化的‘人道天庭’。
下一刻,似是受到圣旨、王印的定位、接引,天空中投影、显化的‘人道天庭’越来越大、金光越来越强,金云之中显化的金色宫殿也是越来越显真实。
仙朝‘人道天庭’投影降临而来的力量越来越强,再次压过对面妖国‘真灵天庭’之力,又有大片金光化成金云垂下,再次镇压住翻腾、搅动的‘螣蛇仙蜕’。
“先杀妖王!”
各家真君终于从狼狈应对‘螣蛇仙蜕’的冲击之中脱身,当即有人沉声喝道。
而事实上不用对方说,梁昭煌、李纯、楚云泽、镇南王等等各家真君,早已经先行一步,转身杀向那些不断袭击、捣乱的妖王。
嘎!吼……
鸦鸣、兽吼,在四周袭扰的妖王本就数量有限、实力更有限,也就是在‘螣蛇仙蜕’压制仙朝真君的情况下,这些妖王才敢在四周不断袭扰。
此时没有了‘螣蛇仙蜕’纠缠,仙朝各家真君放开手来,尤其是还有数位元婴后期的真君出手,这些妖王根本不是对手,稍作抵抗,便已经开始四散遁逃。
锵!吟!
轰!咔嚓……
剑鸣、龙吟、雷霆轰鸣炸响,各家真君各展手段,向着一个个遁逃的妖王追杀而去,甚至镇南王直接聚集了多位真君,直接向着山脉南面汇聚的妖云之中、金冠火鸦妖王杀去。
梁昭煌此时也同样追杀着妖王,不过他没有向着山南那些汇聚的妖云杀去,而是追杀着妖王,向着下方原本白狼妖城所在,如今却是已经崩裂、地陷的大地深渊而去。
那被他追杀的妖王,只是一个四阶中期的妖王,梁昭煌若是全力出手,自可很快将其斩杀。
但是,想要约束着那妖王按他的意思,向着下方山崩地裂的深渊而去,却也是耗费了他不少功夫,比直接斩杀妖王还累。
好在,中间并没有出乱子,那妖王在他围追堵截、约束引导之下,直接逃入下方大地深渊之中,梁昭煌也是紧随其后,追入其中。
而一入了崩裂的山脉深渊之中,梁昭煌便没有再留手,天命道术‘五色神光’接连刷出,那四阶中期的妖王再是狡诈、难缠,连躲数次之后,也终是被他刷入神光之中。
不过,梁昭煌没有急着将其斩杀,而是镇压在‘五色神光’之中。
随后,他便在这倾塌、崩裂的山脉、大地深渊之中,四处探查起来,很快便找到了目的地,正是那‘白狼妖城’原先所在之地的大地深处,已经熄灭的‘光膜’所在之处。
梁昭煌双眼中五色佛光流转,已经运转起‘五行法目’,仔细观察这处‘白狼妖城’之下的‘光膜’,一如他此前所料,随着妖城不断被攻破,越是到后面,妖城所在山脉、大地之下的‘光膜’就越是被削弱、变薄。
而位于山脉最中央的‘白狼妖城’无疑是最后被攻破的,这处‘光膜’果然是最小、最薄的。
‘螣蛇仙蜕’又是从这里冲破而出,梁昭煌几乎可以肯定,从这里必定能够进入‘螣蛇仙蜕’此前所在之处。
虽然说,梁昭煌此前推断有些失误,妖国布置的这些妖城、光膜,是为了炼化、掌控‘螣蛇仙蜕’,而且此时‘螣蛇仙蜕’也已经冲破而出,正在上方天空中搅动四方。
光膜之下、原先‘螣蛇仙蜕’所在之处,应该是已经没有什么东西。
但是,梁昭煌心中却是念转,有些想法,想要尝试一下,看看能不能夺下一些‘螣蛇仙蜕’的力量,让‘凤凰法相’在吞噬、炼化。
毕竟,对于‘凤凰法相’的异常,梁昭煌还是想要尽量不暴露在明处的,尤其是不暴露在人皇、妖皇面前。
当下,梁昭煌取出各种符箓、阵旗,在四周布置起阵法来。
阵法还未布置完成,梁瑞坚此时从外飞遁而来。
早在此前追杀妖王之时,梁昭煌就已经传音对方,让他寻机来到这‘白狼妖城’崩塌、地裂的深渊之中与他汇合。
很快,梁昭煌布置好阵法,让梁瑞坚坐镇阵法守在这里,为他护法。
然后,他来到那地下‘光膜’所在之处,取出此前夺取的三个‘真灵祭坛’布置起来,最后取出‘真灵印’催动,星光从印中射出,在三个‘真灵祭坛’之间流转,最后S入‘光膜’之中。
一如梁昭煌推算,在这里,他很轻易的便撕开了沉寂的‘光膜’,打开一道裂口。
梁昭煌没有急着进入,取出一朵黄莲,化成‘莲花傀儡’送入‘光膜’之内,先行查看了一番内部情况,确定没有问题,也的确是他推算中的腾蛇飞升之地,方才进入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