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05章,需要我给你理由?

霜白 / 著点赞 0踩踩 0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我知道。”萧凉儿皱眉,她掏出了一颗丹药放在了掌心,“紫禁城内有五口井,把丹药放进去,这颗丹药可以化解魔修之人身上的魔力,而那些没有魔修的人不会有任何的影响。”
临宝已经修炼出来了,接下来便是让那些人吃下去。
但人太多,他们想找到也十分的困难,不如从井水中下手,这样每个人都能喝到。
说不定还能让苏生易身上的魔修消失。
玄君临目光落在那颗丹药上,缓缓开口,“那今夜动手?不过紫禁城内五个地方相差甚远,一夜可不一定能解决。”
“没事,那就多分几夜行动便是。”萧凉儿不着急。
井会一直在那里,所有东西都不会跑掉,井水是所有人都要用的,这些丹药可以维持一年之久。
也就是即便魔修,用了井里的水他们的修为会每天都被化解。
一年……玄君临的时间够多了,他一定会想到法子去杀了魔王,至于其他的事萧凉儿能做多少便做多少。
深夜,他们在两口井内分别扔进了丹药。
为了避免效果,萧凉儿扔了好几颗,虽然这丹药的效果很不错,但萧凉儿还是怕井水冲淡了。
——
“你感受到了吗?有不少的人魔修散尽,我们的人越来越少了,这是怎么回事?”黑暗中,莫言站在那,他的身边跟着的是莫南。
他们眼前的人,正是苏生易。
苏生易双手放在后背,面色十分的冷静,“看来玄君临跟萧凉儿有了其他的法子。”
“怎么?你怕他们?我们的力量这么的强大,难道还会畏惧他们?”莫言抬起了下巴十分的自信。
上次有佛像玄君临跟萧凉儿都不是他的对手,魔王的力量很强大,他们背靠着那么强大的力量难道还会打不过吗?
不可能!
“怕当然不怕!”苏生易轻咳声,他眸光变得严肃,“他们手上拿着的还有无量舍利,他们目前掌握了多少我不清楚,但无量舍利的力量是不可估量的,我们必须小心些。”
“难道我们任由他们这样下去吗?”莫言皱眉。
苏生易摇了摇头,他忌惮的是玄君临以及萧凉儿身上的力量,无量舍利……以及萧凉儿能够化解掉他身上的魔修!
他不能随意冒险。
“我们必须从长计议,你莫要着急。”苏生易觉得这件事不能鲁莽,在那淡淡说句一句之后,目光落在了莫南的身上,“让他去郡王府内探查消息。”
“不可以!”
莫言想也不想的拒绝。
他虽然知道莫南并非真的莫南,但幻化出来的莫南跟生前一模一样,即便是假的,他也不想让莫南就这样去冒险。
“萧凉儿不认识他,而且他的身上是没有魔修的,更方便一些。”苏生易看着莫南,莫南别说魔修了,甚至都没有修为。
这是苏生易制造出来的。
他虽然花费了不小的力气,但莫南真的一点魔修都没有,即便苏生易想给他魔力,但莫南身上居然有一股纯净之力在阻止他。
苏生易不明白为什么,但这也是一个好机会。
“绝对不可以,莫南是我的弟弟,他不能冒险去做这件事。”莫言护住了莫南,即便是假的他也不允许莫南去冒险。
“他必须去!”
苏生易的脸色变得十分的严肃,他怒视着莫言,“他是我给你的,我也有权利收回,你若是反抗,你永远都见不到他。”
一句话让莫言只能放弃抵抗。
他不愿意让莫南去冒险,在那个地方……莫南又没有修为,若是萧凉儿跟玄君临发现了什么该怎么办?
“一旦他有事,我会感应到,萧凉儿跟玄君临不会对这种没有修为之人动手的。”苏生易开口。
“那他们怎么进去?”莫言问。
苏生易勾唇一笑,“混进去当个仆人什么的自然没什么问题。”
“……”
于是,莫南就进入了郡王府,只不过进入后他换了个名字,变成了南莫,只不过是换了一个名字,也不容易被发现,而他进去之后也只是一个打杂的。
他没什么力气,弱得很,进去之后就常常被欺负。
这天萧凉儿在府内逛着的时候,却被一道声音吸引到了,她侧目看去,却见几个人正在欺负一人。
“在做什么?”她的声音传过去,让不少人停下了手。
因为瘦弱,莫南常常是欺负的对象,但他都不吭声任由他们那样打,打完之后还要去干活。
也正是这样那些人才越发的变本加厉。
萧凉儿目光落在了几人的身上,皱眉道:“郡王府内什么时候随意允许欺负他人了?”
“不是的郡王府,南莫他平常做事慢吞吞的,有些事情也干不好,我们是为了让他好好做事……”
他的话还没说完,萧凉儿就打断了他的话,“你们是觉得打了他他们就可以做好所有的事情吗?”
“不是。”
面对萧凉儿的质问,他当然是害怕的,而且方才的那句话也不过是理由,真实的情况是他们几乎把所有的事情都给莫南,逼迫他强行做完,否则就会遭受到一顿毒打。
“那你说,到底怎么回事?”萧凉儿目光看向了莫南,让他自己亲口说。
莫南长得十分清秀,眉眼处带着几分无辜,这种小可怜样畏畏缩缩的,让萧凉儿不由得皱眉。
“你说就行了。”这种弱不禁风的,不是萧凉儿喜欢的。
但萧凉儿又不是那种看着人被欺负袖手旁观之人,而且眼前之人总感觉有一股熟悉的感觉。
怎么回事?
“是,是他们让我干很多活,说不干完就要挨打,我昨晚都没睡觉……”莫南小声地说着。
“……”
那几个人见莫南这样说立即狠狠地瞪了过去,莫南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眼底充满了畏惧。
萧凉儿站在那,淡淡的说着,“没事,他们不敢跟你动手。”
“谢谢郡王妃。”莫言点头。
至于其他人,萧凉儿抬眸看向了他们,语气淡淡,“郡王府不喜欺凌弱小之人,从此以后你们便离开郡王府另莫生路吧。”
“王妃我们错了!你不要把我们赶出去啊!”一人立即冲了过来哭喊着,“我保证绝对没有下次了,我们以后一定好好的!”
旁边的人也立即说着,“王妃,你再给我们一次机会吧!我们真的知道错了!”
“……”
几个人吵的十分聒噪,萧凉儿有些头疼。
她抬手示意他们全数安静下来,“既然你们这样说,那就看看其他人是否有被你们欺负过,若是没有我可以给你们一次机会,但若是有的话……那便不只是被赶出去的问题了。”
一句话,让几个人立即慌了。
来郡王府后他们便仗着自己的修为高一点就欺负其他人,这里的不少人都被他们欺负过。
若是萧凉儿调查,那他们真的完蛋了。
“郡王妃,我们这就离开。”最后还是怕了,他们几个人转身几乎是跑出郡王府内的。
萧凉儿的目光落在了莫南的身上,“日后你便在此处好好干活吧。”
“多谢王妃。”
这件事处理掉后,萧凉儿是没有想到还有后来的事情发生,莫南为了答谢她日日给她送来一些吃的。
今日也是。
萧凉儿看着桌子上玲琅满目的食物忍不住抽了抽嘴角,“其实你不用为了感谢我每日都送来这些的,已经够了。”
“王妃,我能做的就只有这么多,您上次帮了我,我真的很想很想报答您,请您不要拒绝我,可以吗?”他唯唯诺诺,跟以前一样那么的害怕。
这一点是萧凉儿看不下去的。
她知道眼前的人没有任何的修为,但也不至于害怕成这个样子,她甚至想要教一下莫南。
但还是算了。
萧凉儿如今的身子不行,她没有办法去帮助眼前这个人,再者,她还要去勘查金家的事情,没有时间在他的身上浪费。
“你有这功夫,不如好好的去修炼,等你变得强大就没人能欺负你了。”萧凉儿开始吃着桌子上的饭菜,淡淡的说了句。
“可我不会……”
他声音很小,萧凉儿没听到。
玄君临这时候也从外面走了进来,当看到莫南的时候冷扫了一眼,目光落在了桌子上,“这几日的伙食倒是不错。”
“是啊,他做的。”萧凉儿指了指莫南。
莫南抓着头笑了两声,“我是为了感谢王妃那天的帮助,一点小事而已不足挂齿,我以后可以都给王妃做膳食的。”
这么殷勤?
玄君临在莫南的身上打量了许久后坐下,桌上的食物也没有丝毫的问题,但莫南的靠近让玄君临不得不提防一下。
“日后不用了。”玄君临开口。
莫南愣了下,随后立即问,“为何?我只是想要报答一下王妃,我对王妃绝对没有其他的意思,王爷别想多了。”
居然被说成想多了。
不知为何,萧凉儿觉得莫南有些茶言茶语的,她想拆穿,但又想看看萧凉儿会是什么样的反应,于是吃着饭菜看着戏。
好像有一场大战一触即发。
“需要我给你理由?”玄君临眉头微微皱起,那股强大的压迫感袭来,让莫南无法承受。
莫南却清楚自己来这里是为何,他咬着牙说着,“王爷,我只是想要报道而已,绝对没有其他的心思,您不相信我还不相信王妃?”
这话说得!
萧凉儿看着玄君临的脸色黑得几乎能滴出墨来忍不住笑了笑,她抬眸看着莫南,道:“行了,你如果不想死就赶紧出去吧。”
“我——”他似乎还想说什么。
但是一道劲风袭来,莫南的身子不受控制的飞出了门外,屋子的门也“砰”的一声被关上了,莫南站在那一时间都没反应过来。
屋内。
萧凉儿吃着饭菜,眸光含笑:“怎么?我们的郡王爷难道是吃醋了吗?”
“你想看到?”蓦然,玄君临拉过了萧凉儿的身子,他压低了声音,语气很轻,但同时也带着无尽的压迫感和怒火。
他不喜欢看到莫南。
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他图谋不轨。
“其实我觉得他给我一种很熟悉的感觉,玄君临,你说这是为什么呢?”萧凉儿勾住了他的脖子,微微挑眉故意的说了句。
她看着玄君临的脸色越发的黑了下去。
萧凉儿还准备开口的时候,玄君临已经堵住了她的嘴,他一把轻松抱起了萧凉儿的身子,带着她入了榻内,剩下的只有萧凉儿的苦苦哀求声。
……
结束后,萧凉儿趴在那,她因为被折磨太久声音都弱了不少,“你真的没有感觉吗?我觉得那个南莫真的十分熟悉。”
“你还记得艾承亿说莫言不见了?”玄君临搂着她的身子,大手轻轻捏着她那白嫩的肌肤。
萧凉儿眼睛一亮,“你的意思是他是莫言?”
“不是,他没有遮盖自己的容颜,莫言的修为散尽做不到。”即便做得到,除非超过了玄君临的修为才不会被发现。
可是莫言如何做到修为比玄君临高?
除非佛像恢复,就算是他去投靠了魔王,一时之间修为都很难高于玄君临,所以……南莫不是莫言,但说不定他们之间有什么关系。
“那你是什么意思?”萧凉儿问。
玄君临眸光一凛,“这个南莫,还需要好好的查一查。”
“那我继续让他送吃的给我,说不定还能套出一些话来?”萧凉儿立即有了想法,反正也可以吃一些好吃的食物也挺好。
但那毕竟是莫南做的,玄君临很不满。
他不是聘用的厨子,是有了别的心思才给萧凉儿做膳食的,不论如何,玄君临都不希望他过多的靠近萧凉儿,他会不高兴。
“不可,换个法子。”玄君临开口。
萧凉儿似乎想到了什么,从他身上起来,激动的说着,“他身上没有修为,你可以从这里下手。”
“府内没有修为之人不少。”他说着。
“你可以让他们一起跟着你修炼,我们就可以顺便看出南莫到底有什么问题。”其实的方法不可以,那这个便一定没问题。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