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6章 佛狱新王

沭本归源 / 著点赞 3踩踩 0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通道已成,魔王子的身影自龙炎中再现,丝毫不见气弱。
    仿佛方才的所为,对他而言,不过是轻而易举之事。
    魔王子如向老朋友问候一般,“凯旋侯,你方才想向吾动手吗?”
    “这……”
    未待凯旋侯辩解,  魔王子大度地笑道:“凯旋侯,何必如此呢?臣服在吾之麾下,你有得是机会。”
    说完,转而向佛狱众人说道:“众人,随吾一同返回火宅佛狱。”
    “是。”一切果如凯旋侯所料,佛狱大部分士兵经过方才那一幕,已经被魔王子折服。
    少部分人即使不支持,也如迦陵一般,  对魔王子的回归显得不那么抵触。
    在阳光的照射下,魔王子带领众人返回佛狱。
    因苦境阳光的照射,终年不见天日的火宅佛狱地形环境大变。
    在阳光的滋润下,大地不复往日的魔气纵横,万物展现出勃勃生机之态。
    火宅佛狱位在四魌界,而四魌界本身一个巨大的宇宙树,共分四个国家。
    分别是位於树顶的诗意天城(上天界)、位於树gan的慈光之塔、位於树底的杀戮碎岛、位於树根的火宅佛狱。
    位于四魌界最地层的火宅佛狱,因为上三层国家的遮盖,属于不见天日的特异环境。只接受另外三界所利用的剩余资源,故而资源极为贫乏。
    邪戾之气充塞着整个境界,这也是百世经纶·一页书选择在此进行以魔锻佛,来尽快恢复自身根基的原因。
    受磅礴的邪戾之气影响,佛狱内中充斥着各种奋力生存妖邪之物,就连最基本的草木,都能伤人性命。
    整个国家的人民,都挣扎在贫困线附近。
    这也是造成火宅佛狱积极向外扩张,掠夺资源的主因。
    但魔王子内心无比清楚,真正的危机,  并不在外,  而是在内。
    作为四魌界能源核心的四魌天源,经历这长久以来四界消磨,已经濒临崩毁。
    若再不处理,将要引发四魌界全灭之危机。
    慈光之塔位处四魌界中上层,永昼不夜。后因四魌天源衰竭,开始有了昼夜之分。
    想要让四魌天树保存,唯有切断通往下两界的天源流道,才能让保住得以生存。
    一直以来,慈光之塔都在暗中进行此事。
    欲将碎岛与佛狱彻底灭绝,从而消弭了四魌界全灭的危机
    这种做法,在少阳君看来,不过是慈光之塔自欺欺人的说辞。
    上天界与慈光之塔,作为最靠近四魌天源的二个国家,截留了大部分的资源。
    分给下二界的能源,可谓是少之又少。
    杀戮碎岛要倚靠王树产出粮食与生产人口。
    而火宅佛狱更是只能接收前三国的残渣。
    现在天源出了问题,占大头的不做出任何改变,依然想要享受资源,  却要下层的两个国家负全责。
    这与少阳君前世那些西方标榜的民煮,  滋油的国家,简直是如出一辙。
    虚伪至极,令人作呕。
    如今,在魔王子的建造下,火宅佛狱通过对峰壁通道,可以直接获得苦境的太阳梢蛇。
    此举,将是火宅佛狱摆脱对四魌天源的依赖的第一步。
    在返回句芒红城之后,安顿好佛狱残余部队。
    魔王子、太息公、凯旋侯等人进入王殿之中,正见居于王座之上的咒世主尸体。
    “王~”
    即使心有预料,太息公与凯旋侯见此一幕,还是悲痛不已。
    太息公、凯旋侯、迦陵正欲上前,却被魔王子拦下。
    “那是王的座位,不容他人亵渎的宝座。“魔王子不容忍任何人敢在自己面前逾越。
    说完,魔王子走到王座之前,抱起咒世主的尸体,“为了佛狱,你牺牲一切。现在,佛狱的未来,由吾开创!“
    言罢,双掌魔火蹿升,将咒世主的尸体化为点点星光,散播至佛狱大地。
    随后,魔王子如咒世主般侧卧于王座之上,对太息公,凯旋侯,说道:“现在,可以开始进行下一个议题。赤睛,你说第一步该如何?“
    赤睛直言不讳,“你现在还不是佛狱的王。依照佛狱规矩,旧任王死,要依照三公会议,决议新王。“
    “无聊的规矩,只会成为佛狱新生的最爱。也罢。为了表现新王的大度,吾就给你们这个机会。“魔王子一副游戏的心态,自王座上走下。
    对太息公与凯旋侯说道:“三公会议,现在召开吧。希望你们不要让吾失望。”
    说完,前往议会的所在。
    凯旋侯见魔王子离开,终于有机会开口,说道:“真得要选他成为佛狱的王吗?”
    太息公回道:“这个问题的答案,见识过他的力量的你,不是更明白吗?
    魔王子、太息公、凯旋侯、赤睛以及迦陵,代表火宅佛狱最强战力的五人,来到会议的所在。
    魔王子居于正中,太息公、凯旋侯分别位于其下方的左右手位置。
    明面上地位最高的太息公,发言道:“今日的议题,是推举新任的王。若票数相同,以武力决胜。“
    凯旋侯立时投出自己的一票,“吾推举太息公。“
    太息公无任何得票之后的欣喜,反而是噤若寒蝉。
    魔王子仍是一副游戏的心态,“那我也投你,太息公。“
    随后,向太息公贺喜道:“恭喜你太息公,现在该称呼你为‘太息王‘了。在没投出自己一票的情况下,便得到王位,实在是可喜可贺啊。“
    “魔王子,吾……吾……弃……权。“太息公被吓的磕磕巴巴地说道。
    魔王子不改语气,“哦,不知你是对自己的一票弃权,还是对自己即将到手的王位弃权呢?“
    “吾……吾愿意退出王位选举。”太息公连忙说道。
    魔王子见之,笑道:“凯旋侯,看到了吗?制度的根基,来源于绝对的力量。一旦失去了力量作为支撑,制度便无存在的必要。”
    说着,指向太息公,“看,没有了力量上的压制,你们连命令吾的胆量都无。吾得话讲完了,谁赞成?谁反对?”
    现场陷入一片平静。
    “看来是大家都很赞同吾的话。”魔王子继续说道:“既然太息公退出了王位的选举,那就保留她的票权,重新投票吧。”
    书阅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