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0章 不会

丰本 / 著点赞 0踩踩 0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随着奥黛丽的提醒,郑建国又想起了老爹先前打听林玲待遇的事儿,便点头应下道:“好,我会找他们聊聊的。”
    嘴上虽然这么说,郑建国却没想着找杜小妹聊这些,因为她身边有迈雅在,全家的衣食住行什么都由她负责,费用则是走管理公司的账,这就降低了老娘花钱的概率。
    这样除了偶尔上下班路上零碎采买,金额也都不会太大,再加上郑建国之前几年陆续给的十来万块,杜小妹手上是不缺钱的,再给也没什么意义。
    至于郑富贵就不同了,郑建国知道家里钱和存折都在杜小妹手里,老爹手里是真的没啥结余,当然这也是他之前希望的,男人有钱就变坏了啊!
    望着面前三张优雅艳丽各不同的粉嫩面颊,郑建国心中闪过了这么个念头,便探嘴在奥黛丽面颊上吧唧过:“嗯,不错。”
    布兰琪和莉蒂娅飞快低眉顺眼的转身离开,奥黛丽却在露出个妩媚模样后转身跟着离开:“我去看超级郑了,你找她们玩吧。”
    嘴上才说过,到了门口的奥黛丽飞快站到门边,看的郑建国面现好奇时,她已经冲着走廊方向行了个屈膝礼:“殿下。”
    随着奥黛丽的行礼,大约翰出现在了门口,抬头挺胸面带正色道:“先生,殿下来了。”
    说罢后垂首致意过,大约翰侧身冲着出现的斯宾塞再致意过,便见她微微点头后看向了郑建国,蓝色眼眸在他左右的卡米尔和乔安娜身上看过,发现两人齐齐屈膝行礼后,向着到了面前的郑建国探出了右手:“郑建国GBE,我看你们正好是三缺一,要不咱们玩麻将吧?”
    到了她面前后立正垂首致敬过,郑建国牵起了斯宾塞的右手放在面前轻吻过,不想旁边的卡米尔声音传来:“殿下,你知道麻将里的幺鸡,在中文里叫小鸟吗?”
    “啊?那是小鸟吗?”
    斯宾塞望着郑建国面现好奇时,立在门旁的大约翰眉头一挑,转身出了客厅后将门带上,摸出怀表看过,冲着旁边的布朗和霍夫曼以及莉蒂娅开口道:“霍夫曼,你去办公室负责接电话。布朗,你去通知厨房殿下要留在家里用午餐。莉蒂娅,你在这里侍应着,除了奥黛丽Madam外,谁都不许进去打扰。”
    “包括老夫人吗?”
    莉蒂娅蓝色眼眸眨了眨问到,大约翰目送霍夫曼和布朗远去,点头道:“是的,不过你可以告诉她殿下在里面。”
    “是。”
    莉蒂娅屈膝应下时,大约翰便没有再说什么的转身而去,留下莉蒂娅站在门口竖起两个耳朵听了会,发现没什么想象中的动静出现,很快就见杜小妹带着迈雅从远处过来,当即在两人到了面前时,开口道:“先生和殿下在里面。”
    “噢。”
    杜小妹瞅了瞅紧闭的客厅门,她很想问两人在里面怎么还带关门的,不过考虑到这可能会造成误会,毕竟也许两人在里面没做什么的话,她这么一问就会出现问题,这两个管家也许都会想两人在里面做什么呢?
    于是想到这里,杜小妹点点头道:“那好,建国出来时你让人——”
    嘴上一句话没说完,盯着莉蒂娅的杜小妹陡然想起她伺候的卡米尔和乔安娜,当即改口道:“卡米尔和乔安娜也在里面?”
    “是的,管家先生交代不许让人打扰。”
    莉蒂娅当然知道里面会是什么情景,毕竟她跟着卡米尔和乔安娜已经一年多,而两人又和斯宾塞接触频繁,平日里虽然很少谈论关系什么的,可作为女性她还是猜出了真相。
    所以,先前莉蒂娅那么问大约翰,就是在确定杜小妹对于此事的知情与否,现在看来她是不知道的了,当即开口道:“我可以在见到先生时让他去见您。”
    “嗯。”
    杜小妹有些愣神,莉蒂娅的反应表明里面绝对不是正常会面,否则那门也不会关上,还放了她在门外挡人。
    那么在不正常会面这个可能性当中,那为啥还带上了卡米尔和乔安娜?
    杜小妹脑海中闪过了个画面,也就看了眼莉蒂娅转身而去,她下意识感觉自己想的有点太过了,毕竟斯宾塞是什么身份?
    能和奥黛丽一样?
    还是与卡米尔和乔安娜一起?
    那不可能!
    杜小妹下意识的否定了这个想法时,发现人已经到了婴儿房里面,奥黛丽正拿着奶瓶给郑超超喂奶,便开口道:“大妮,迈雅,布兰琪,你们先出去下。”
    “是。”
    被点到名的黄大妮和迈雅以及布兰琪齐齐转身出了门,最后的迈雅还将屋门带上,留下屋里的奥黛丽心中微提的看向这个婆婆,杜小妹已经看着正抱着奶瓶的郑超超道:“刚才我去找建国时,看到莉蒂娅守在门口,说是斯宾塞和建国在里面——”
    “嗯,这个问题,您应该问郑建国的。”
    听到是这么个事儿的奥黛丽放下悬着的心,杜小妹却面现担忧的道:“可这样会出事儿的吧?而且还有可能会闹出外交事件来,你为什么不劝劝他?管着他点?”
    “——”
    奥黛丽默默看了眼杜小妹,发现她竟然是一副质问模样,就像自己有能力去限制他的感情,不禁看了眼正拿眼看自己的郑超超,开口道:“您应该知道名不正言不顺?”
    “——”
    如果说之前杜小妹还感觉奥黛丽是个不知廉耻的女人,毕竟以比自己还大的年龄去和郑建国谈恋爱,甚至是不知用了什么迷惑手段将郑建国拴在身边,目的肯定是为了嫁给郑建国获得儿子财产外,她实在是想不出还有别的东西。
    直到生完孩子和改了姓都没结婚,杜小妹对奥黛丽的观念才有了转变,哪怕她没接触过法律,也知道没结婚就不会分走郑建国的财产,就以为两人是真心相爱了——除此之外她真的想不出其他可能。
    然而,随着奥黛丽的这句话入耳,杜小妹就感觉自己的这个认知又有了松动,当即开口道:“你们不是为了相爱才走到一起的吗?你能允许他——”
    下意识的想说你允许郑建国在外沾花惹草也就罢了,竟然还领到了家里来?
    只是随着这个念头出现,杜小妹又想起奥黛丽和卡米尔以及乔安娜的相处,于是后面改口道:“你和卡米尔以及乔安娜应付不过来建国?”
    “应付?”
    奥黛丽虽然在过去的一年里学到了不少中文,以至于这会儿已经完全掌握了日常用语,不过还是对这个词出现在这个地方感到茫然:“应对?”
    “不,就是你们睡在一起的时候——”
    杜小妹有些不知怎么说了,在她的传统观念里,这并不是个可以拿出来讲的话题,特别还是两人的这个身份导致更加尴尬,好在她这些年也开阔了眼界学到不少东西,便想起了个词来:“周公之礼,或者是敦伦。”
    “我们没问题。”
    面现恍然的奥黛丽飞快说过,便明白杜小妹这么说,是在询问郑建国的身体状态,又接着开口道:“他身体很健康,我们在一起很和谐,他并不是因为被我们冷落才去寻找其他女人,您应该知道他的身份和地位,会吸引到无数的女人,按照他的说法,就是诱惑比较多。”
    “嗯。”
    随着在一起很和谐的说法入耳,杜小妹瞬间明白过来这是她们满足不了郑建国,才导致他会去寻找其他女人,I只是碍于双方身份没办法说出来。
    总不能说你们三个才能让郑建国达到和谐程度?
    杜小妹便以为这是奥黛丽在变相的承认,便心中一叹的转过身走了,那偷腥的猫在家里吃不饱,肯定会去外边找吃食,再加上儿子要身份有身份要钱有钱的,即便是她这个当娘的,也不能让孩子憋着吧?
    天底下没那个说法!
    当然,杜小妹也知道这个事儿的根子不在奥黛丽三女身上,于是等到中午陪着斯宾塞吃过饭,趁着又回到麻将桌上的空隙,便找机会叫住了郑建国:“你和她们在一起时,不会吃药吧?”
    “吃药?在一起?”
    郑建国有些蒙,好在杜小妹说着时看向了旁边奥黛丽,他便面露正色道:“不会,我身体正常的很——”
    “娘是担心你会亏了身子。”
    杜小妹说出了自己担心的地方,其他人面对一个女人都招架不过来了,否则也不会有那只有累坏的牛没有更坏的地这个说法,这儿子可是招了三个到家里还不够,还要额外加餐:“你现在还年轻,不知道利害——”
    “嗯,我知道的,我是个医生。”
    郑建国飞快打断老娘的担心,当然这个话题他也不适合说的太透:“我知道她们的身体情况,然后也知道怎么控制自己——”
    郑建国当然知道纵欲的危害,轻则伤肾重则伤神,可不论是伤肾还是伤神,其后果都会影响到身心健康,这只要是个医生就都知道的事儿。
    只是不说有了肌肤之亲的关系后,男女间在一起时能gan的事儿就不会太多,单说他上辈子里面所经历的,也知道老娘之所以会如此担心,是考虑到未来最少还有四十多年的日子要过,这么长的时间才是真正的考验。
    好在,郑建国这个身体的硬件虽然比不上嫪毐和拉斯普京那么夸张,可也不是南棒那种拇指根到食指根的尺寸,否则以他上辈子的经验而言,也不会自找麻烦把三人都留在身边。
    毕竟这天下间只有累死的牛,哪里会有耕坏的地?
    于是安抚过担心的杜小妹,郑建国也就把这个事儿扔到了脑后,只是不想当他陪着斯宾塞打了一下午麻将并把人送走,郑富贵便叫住了他:“我也一直想问你这个事儿来着,只是不知道怎么张口,你娘担心你亏了身子——”
    “嗯,你们俩先回屋去吧。”
    开口撵走旁边满脸问号的卡米尔和乔安娜,郑建国也能理解两人对郑富贵这句话的疑问,明明听上去是没啥问题的话,却搞不懂里面啥内容的节奏:“过会我去找你们。”
    “嗯。”
    卡米尔和乔安娜应声而去了,留下身后心中满是怨念的郑富贵看过郑建国,别说哪里听过这个和谐场面了,就是做梦都没梦到过会有这么个情节,就听郑建国开口道:“课本上说的女性生理结构是不同的,实际上更不同的还是女性内分泌导致心理层面的差异,就像男性极重度阳痿会在没有进入之前就会完成充血过程,其中女性也有类似的情况。”
    “这个,是课本上讲的?”
    郑富贵有些愣神,这是个他从未听到过的说辞,以前只听说过男人有这方面的困扰,可没听说过有女人会有这个情况:“还是你在医院里碰到的?”
    “确切的说是我总结的——”
    郑建国想了下便老老实实承认,两性关系在传统文化中是不能再传统的,这点在国外也有着类似的情况,哪怕是经过20年前那个特别反传统的运动, 欧美大多数女性在这方面也是讳莫如深:“同时由于生理差异和心理差异,导致即便是有这种问题的女性,也不会像男性那样去通过医生来帮助改善这个情况——”
    郑富贵点点头转身走了,留下郑建国跟上着他回到城堡里,便见奥黛丽站在门口正张望来,看到他后飞快开口道:“我们要去选帽子了,你也去吧?”
    “当然。”
    郑建国笑着应下,他这次到不列颠有两个主要任务,第一个就是给郑立桓和郑立恒摆满月酒,其中重点是招待奥黛丽那边的亲戚,否则也不会如此大张旗鼓的连郑富贵和杜小妹都出动。
    第二个任务就是应邀出席不列颠王室赛马会开幕式,作为不列颠整个社交季中最受关注的重头戏,王室内从女王陛下夫妇到王储殿下夫妇都会列席,并对参加人员的着装礼仪有着极其严格的要求。
    男士要穿上最顶级的晨礼服,郑建国已经让大约翰把他那套大红色燕尾服给找了出来,而女士们虽然在穿着上只要求了不高于膝的裙装,却对帽子从未有过要求,于是帽子便成了女士们选择争奇斗艳的焦点。
    当然,更重要的是这是自打郑建国去年带三女领取诺贝尔奖以来,四人第一次出现在公众场合当中,所以奥黛丽便异常的重视:“我打算穿戴完后拿给保护伞慈善拍卖,卖掉的金额全部捐献出去。”
    。顶点手机版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