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2章 押注

南方的竹子 / 著点赞 0踩踩 0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第二天傍晚。
    林宇和秦俊良一起来到崔氏武馆。
    亮明身份后,便有两个黑衣保镖带着秦俊良去安排参赛的事,而林宇则直接来到了押注的窗口。
    毫无疑问,他准备把最近赚的所有钱都压在秦俊良上。
    不过当林宇来到押注窗口时,发现秦俊良的名字还看不到,便先站在一旁等着。
    这时,四道熟悉的身影远远走了过来。
    来者正是邢泰、方兴思、柳慧、金墨语四人。
    这两对情侣似乎非常爱玩,一天到晚不是在这里玩,就是在那里玩。
    今天又跑到地下拳赛的场地来了。
    四人一边走一边谈笑风生。
    “比赛的时候真会把人打出血吗?”金墨语一脸小害怕地问道。
    邢泰吓唬她道:“岂止是打出血啊,严重的直接把骨头打断,从肉里面戳出来,还有把头打破,白花花的脑子都往外流。”
    “啊?那我不看了,我要回去。”
    金墨语当即就要走。
    柳慧忙拉住她道:“别怕,没他说的那么严重。”
    她明显是老司机,来过这里不止一次,知道那样的情况非常少见。
    毕竟拳赛不是器械格斗,很多被打死的选手都是死于内伤,体表看上去没有什么惨烈的伤势。
    最多也就流个鼻血什么的。
    “真的假的,小慧,你可别骗我。”金墨语不敢相信地说道。
    “真的,我没骗你,你自己想嘛,拳头哪有那么大威力,而且大家都是戴了拳击手套的,怎么可能一拳打得别人骨头都从肉里戳出来。”
    柳慧解释道。
    金墨语顺着她的话仔细想了想,发现好像确实是这么回事。
    “那好吧,我和你们一起看。”
    金墨语点点头道。
    方兴思见状立即提议道:“走,我们赶紧去押注,这次一定要选个厉害点的。”
    “走,抓紧时间。”
    柳慧拉着金墨语快步走向押注窗口。
    就在这时,四人忽然看到了等在窗口附近的林宇。
    “咦,那不是林宇吗?他怎么也在这里?”
    柳慧疑惑道。
    邢泰想了想道:“可能是想靠赌钱翻身吧,就他那点本事,在码头干活能干出什么花来。”
    “这倒也是,在码头干活,那真就一辈子都是底层了。”方兴思缓缓点头。
    邢泰和方兴思很快就达成了一致意见,觉得林宇是想靠赌赛来一夜暴富。
    否则如何解释他出现在这里的原因,总不可能是因为来参赛的吧?
    不过,金墨语这个外行还真觉得林宇可能是来参赛赚钱的。
    毕竟刚刚三人就一直在给她科普,说打黑拳很赚钱的,这才导致很多人不怕死地来打黑拳。
    金墨语提议道:“要不我们过去问问他,看他是不是来参赛的?”
    这话一出口,邢泰和方兴思两人顿时摇头,觉得金墨语想太多了。
    柳慧倒是颇为赞同地说道:“我也觉得去问问比较好,万一真是来参赛的呢,你们别忘了,他是山里出来的,城里的很多事都不懂。”
    “行吧,那就去问问吧,不过我觉得肯定不可能,他要是来打黑拳的,就不会在这里等着。”
    邢泰拗不过柳慧,只好答应。
    方兴思见状也只好点头同意。
    反正现在比赛还早,过去聊聊也没啥。
    随后,四人便直接朝林宇走去。
    与此同时,林宇也早就注意到了四人,见四人朝自己走来后,心中顿时就猜到了对方的意图。
    “林宇,这么巧,竟然在这里碰到你。”
    邢泰满脸笑容地打招呼道。
    他的话音一落,方兴思、柳慧和金墨语三人也友善地笑了笑。
    林宇也回报了笑容。
    四人迅速来到林宇身旁。
    “林宇,这段时间过得怎么样,大城市的生活还能适应吧?”
    方兴思假装关切地问道。
    “挺好,这样的生活挺不错。”林宇如实说道。
    这确实是他的真实想法,因为这段时间他明显感觉到神魂获得了历练。
    至于说生活环境恶劣……这对他来说根本就不是个事。
    因为无论外界环境多恶劣,都无法影响到他分毫。
    四人见他这么说,心中都有点诧异。
    但很快就都回过味来了。
    这就是个山里小子,到了大城市看啥都新奇,会产生这样的想法也不奇怪。
    不过,林宇这样的回答明显不符合他们的心理预期。
    因为他们想看到的是林宇主动向他们诉苦,痛斥底层生活的艰难。
    然后他们就可以假惺惺的给予一些关心,满足内心的优越和自豪。
    “那你来这里是准备参加拳赛还是准备下赌注?”
    邢泰开口问道。
    林宇闻言朝窗口处看了看,见秦俊良的名字还没出现在公示板上,便说道:“攒了几个钱,准备来这里碰碰运气。”
    四人一听,果然不是来打黑拳的,而是指望靠赌赛来翻身。
    这样的话,那他刚刚说的话就很明显是打肿脸充胖子了。
    试想一下,一个人在很满意当下生活的情况下,会把攒的钱拿去赌博吗?
    很显然不可能,只有翻身无望,妄图靠梭哈一把来改变命运的人,才会这么做。
    “林宇,那我衷心地劝你一句,你还是离这地方远一点比较好,赌博很容易倾家荡产,像你这样没什么家底的,只是输掉手头这点小钱还好,一旦陷到里面去,整个人一辈子都有可能输光,到时候就真玩完了。”
    方兴思假装非常关心地说教道。
    而这番话一出口,他心中顿时优越感爆棚。
    在林宇面前收获了身为人上人的快感。
    毕竟他虽然情意不真,但这番话是发自内心的。
    因为他真心觉得林宇这样的底层人不该指望着靠赌博翻身,老老实实赚点辛苦钱活下去才是正道。
    不像他们四人,家底丰厚,哪怕输个一两把也无伤大雅。
    “是啊,林宇,到时候你万一没押对宝,明天吃饭的钱都没着落。”
    “听我一句劝,还是早点离开这里为妙。”
    邢泰和金墨语三人也先后说教起来。
    和方兴思一样,他们也都觉得自己在林宇面前是人上人,所以有资格对对方说教。
    并且,他们也真心觉得自己是为林宇好。
    “多谢四位的好意。”林宇澹澹说道:“我百分百确定今天谁会赢,所以才过来押注。”
    听到这话,四人心中顿时都生出一丝恶感。
    这家伙也太自大了吧,居然说自己百分百确定谁会赢。
    他当自己是谁啊,是崔氏武馆的老板崔海富吗?
    就算崔海富也不敢说这样的大话吧,毕竟一旦上了擂台,凡事皆有可能。
    “林宇,你这就说笑了,这地方谁敢说自己押注能稳赚不赔。”
    邢泰连连摇头道。
    林宇笑道:“这事太复杂我一下子也解释不清楚,总之你们今天想赚钱的话,就跟着我一起下注,保管你们数钱数到手软。”
    他愿意给这萍水相逢的四人一个机会,至于这机会抓不抓的住,就看他们自己中不中用了。
    “林宇,别开玩笑了,你这话说得,让人听到绝对要笑掉大牙。”
    “林宇,不是我埋汰你,大城市的套路远比你小山村多得多,你不要想当然。”
    “就是,这里的水深得很,你根本把握不住。”
    四人挨个说教起来,没有任何一人把林宇的话当回事。
    林宇知道自己说服不了他们,便制止他们道:“先不多说,我要去下注了。”
    此时公示板上,已经出现了秦俊良的名字。
    四人见林宇不听他们的劝,顿时就是一阵摇头,心中都觉得林宇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走,我们也去下注吧,顺便看看他把赌注都压在了谁身上。”
    邢泰一摆头道。
    随后,四人便也来到窗口旁,排在林宇身后。
    林宇拍出几个大洋,对窗口里的中年男子说道:“压秦俊良。”
    邢泰四人一听,立马抬头朝公示板看去。
    一看之下发现,这秦俊良的赔率是最高的。
    搞了半天,林宇就只是看赔率押注的吗?
    这可真就有点搞笑了,赔率高是能赚大钱没错,但你怎么知道赔率最高的那人能赢?
    也不动脑子想想为什么这秦俊良的赔率最高,还不是因为组织比赛的人觉得他赢面最小。
    想到这,四人心中都是不断摇头。
    现在可以百分百确定了,林宇就是因为底层生活不如意,才妄图靠赌博来翻身改变命运。
    否则他就不会无脑押注赔率最高的选手。
    林宇押完注后,转身看了看邢泰四人,说道:“最后提醒你们一句,想赚大钱就压秦俊良。”
    说完,他便快步离开。
    他走远后,邢泰立即嗤笑一声,说道:“脑子有病还教人做事,没救了。”
    “就是,什么都不懂也敢把全部身家压上,真是穷疯了。”方兴思接话道。
    “我本来还觉得这人有点意思,没想到居然这么蠢,真是无语。”
    柳慧连连摇头。
    金墨语倒是没有出言讥讽,而是提醒道:“我们也赶紧下注吧,别和他压一样不就行了嘛。”
    她是第一次来这里玩,不太清楚规矩。
    “行,咱们赶紧下注!”
    邢泰转头看向窗口里面。
    这时,方兴思提醒道:“索性我们就压秦俊良的对手赢,让那林宇好好领教一下,真正的老手是怎么玩的。”
    邢泰一听,立马笑道:“这想法不错。”
    这确实是个好主意,到时候赢了钱,就可以去林宇那里好好秀一把优越。
    说实话,他对于刚刚没能成功地在林宇面前秀优越很不爽。
    随后,邢泰和方兴思两人就转头对柳慧和金墨语两女说道:“等下都压秦俊良的对手赢。”
    柳慧和金墨语相视一眼,齐齐点头道:“好吧,听你们的。”
    这种黑拳比赛她们两人都不是很懂,所以邢泰和方兴思怎么说,他们也就怎么做了。
    随后,四人便先后掏出自己的钱开始下注。
    下完注后,他们又有说有笑地离开,很快就把林宇的事给忘到了脑后。
    半个小时后,赛场外围。
    地下拳赛的比赛场地就在崔氏武馆内部最大的场馆内。
    此时场馆内已经人声鼎沸,所有人都或站或坐地看着最中间那座擂台,说话声不断。
    众人嘴里讨论的都是这次比赛的选手,争论到底谁最有可能赢。
    不过秦俊良不在大家的讨论范围内。
    毕竟秦俊良只是个新人,完全无法引起人的注意。
    邢泰四人所在的位置。
    邢泰开口道:“我刚刚问了一下别人,原来这秦俊良是第一次参赛的,怪不得赔率这么高。”
    “哦?”
    “这样啊!”
    柳慧和金墨语两人似懂非懂地接话道。
    方兴思则问道:“那秦俊良到底是怎么样个人,别人有说吗?”
    邢泰重重点头道:“我全问清楚了,那秦俊良今年才十七岁,家道中落前家里好像还挺有钱,以前是读书的。”
    “什么?读书的?那不和我们一样?”
    柳慧和金墨语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对秦俊良仅存的一点担忧也没了。
    毕竟她们两自己就是在学校里读书的,很清楚学校里那些男生都是什么德性。
    就学校里那些男生的身子骨,上了擂台一准挨揍, 不死都算他运气好。
    所以,这秦俊良是一点赢的希望都没有的。
    “哈哈哈!”
    方兴思忍不住笑出声来。
    “真是太魔幻了,一个读书的想靠打黑拳赚钱,然后一个山里来的指望靠押注在他身上发财。”
    邢泰闻言也跟着笑道:“正常,穷嘛,不就只能靠撞大运才能翻身。”
    柳慧和金墨语两人听到这话,都是一阵庆幸,同时也感到无比地优越。
    幸亏自己家里有钱,要不然命运也好不到哪里去。
    “那我们这次真是稳赚不赔了。”
    方兴思笑道。
    “那是自然。”邢泰接话道:“虽然压秦俊良的对手赔率有点小,赢不了几个钱,但至少不会亏啊。”
    “是啊,就是少了点刺激。”
    方兴思一阵摇头。
    “行,不说了,比赛马上就开始了。”
    邢泰边说边朝擂台上指了指。
    只见裁判和主持人都已经登上擂台,比赛很快就会正式开始。
    三人忙停下嘴里的话语,看着擂台。
    ()
    1秒记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