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0章 成长

吃烧烤的青豆 / 著点赞 0踩踩 0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神魔列车从一颗小小的种子逐渐成长为一辆穿梭于各界的列车,顾文雨跟着经历了这一切,上千年的枯寂时光,也变相的磨炼了顾文雨的心性,她的精神力变得异常强大。
    在这漫长的岁月当中,顾文雨站在一个旁观者的角度看着世事变迁,很多事情都看淡了。
    当她不在意自己究竟是顾文雨还是神魔列车的时候,她的意识终于重新回归到了精神世界。
    此时的顾文雨显得十分平静,她没有因为自己回归本体而感到兴奋。
    是神魔列车也好,是顾文雨也好,都有各自的使命,既然她回来了,那就按照顾文雨的生活轨迹走下去便是。
    经历神魔列车的演化过程,顾文雨已经可以肯定,神魔列车的确是由世界树的种子演化而来。
    和顾文雨一同经历了这一切的,还有她精神世界中的那颗种子。
    同为世界树的种子,它领悟到的东西显然要更多一些。
    只见种子迅速抽条,生长,精神世界的边界也开始迅速向外扩张。
    因为是顾文雨到精神世界,她和种子之间还有一种特殊的精神连接,顾文雨有一种感觉,这里的一切依然可以随着她的心念而改变。
    顾文雨试着将前方的小木屋重新修缮扩建一番,随着她的念头升起,小木屋像是一块块积木般解体,然后又重新构建起来。
    不一会儿的工夫,新的房子落地成型,那是一栋三层高的小楼。
    一楼是公共活动区,外面还有个小院子,院子里种满了花草,右手边有个凉亭,凉亭下是一组沙发会客区。
    院子的左手边是一棵粗壮的大树,树下挂着一个小小的秋千,看着好不惬意。
    二楼和三楼加起来总共有六间房,每一间都很宽敞,是顾文雨给各位大佬准备的卧室。
    做完这一切,顾文雨又看了看躺在树下的影子,她想了想,有单独给影子搭了一个阳光房,以后借用人家的身体,好歹都给人安排个休息的地方。
    影子没有要醒来的迹象,顾文雨也不打算强行唤醒她。
    神魔列车的秘密已经弄明白了,周泽也救了,现在无非是如何结束神罚的问题。
    顾文雨已经弄明白神罚究竟是什么了,那也不过是神魔列车的一种自我防御机制。
    神魔列车在一次又次被攻击之后,自我防御机制也一次又一次的升级,延边到今天,自我防御机制也变得更加极端了。
    一旦神魔列车感受到危险或受到伤害,它便会杀死车上所有活着的生命,而黑气就是神魔列车所创造出来的一种病毒。
    病毒通过原力果早早的种在了列车员的体内,在列车遭受攻击时便会激活病毒。
    这一次,天宫殿的劫车行为便让神魔列车感受到了威胁。
    严格来说,神魔列车根本就不是一辆单纯的列车,它是一个特殊的小世界。
    神魔列车拥有世界法则之力,在它的地盘上,没有人能反抗它。
    哪怕你有通天修为,感染了病毒也一样会在顷刻间化为黑色颗粒。
    想要停止这一切也很简单,只要通过世界树的种子和其沟通,便能解开误会。
    天宫殿的人都已经死了,已经没有人会威胁到神魔列车,神罚也该适可而止了。
    世界树到种子还在继续生长,它逐渐萌生出了一缕意识。
    通过精神连接,顾文雨接收到了一个微弱讯号,种子很开心,它似乎在叫:主人……
    在种子身边的秃瓢也有了动静,它吸收了世界本原的力量,那个由枝条结成的大茧开始迅速膨胀生长。
    顾文雨时刻关注着秃瓢的状态,它的境界正在向上攀升。
    由枝条结成的茧在膨胀到一定程度后又开始迅速收缩,闪烁着的光芒也越来越急促,最后在一阵刺眼的白光过后,围绕着秃瓢的枝条全部收了回去。
    出现在顾文雨面前的是一个四五岁的小男孩,男孩生的肉嘟嘟的,小脸红扑扑的,十分可爱。
    男孩赤裸着身体,只穿了一件由树叶编制而成的小肚兜。
    他的头顶上还长着一株小苗,小苗只有两片叶子。
    “主人~”男孩见到顾文雨便颠颠的跑了过来,一把抱住顾文雨的大腿,小脸上写满了开心。
    “秃瓢?”顾文雨不确定的喊了一声。
    “是呀是呀,秃瓢终于可以化形了。”男孩抬起红扑扑的小脸看向顾文雨,他的眼睛亮晶晶的,一副求表扬的样子。
    此时的秃瓢已经成长到了六品境界,可怜的无华幻楠木,六品才能化形,而且还是这么个弱唧唧的小孩形象。
    “我们秃瓢真厉害……”顾文雨很不走心的夸奖了一句。
    秃瓢也不觉得敷衍,他笑得很开心,抱着顾文雨的大腿就不撒手。
    另一半,世界树的种子已经长成了一棵参天大树,顶天立地,精神世界的边界已经扩张到顾文雨肉眼看不到边界的地步。
    “主人……”大树抖了抖叶片,似乎是想要引起顾文雨的注意。
    就像神魔列车一样,顾文雨的这颗种子同样拥有自我意识。
    “唔……要不给你也取个名字吧。”顾文雨摸索着下巴,开始认真思考起来。
    “好呀,好呀。”树影摇曳,种子看起来十分雀跃。
    “嗯,既然你长得这么快,要不你就叫长得快吧。”顾文雨取名延续了她一贯的随意。
    “……”大树的枝丫纷纷往下耷拉,看起来很是失望的样子,它好像不是很喜欢这个名字。
    世界树的种子没有秃瓢这么好忽悠。
    顾文雨本想强行给种子定下这个名字,但种子也不是她的契约妖兽,好像她也强迫不了。
    “不喜欢长得快没关系,嗯……你这么多叶子,那要不你叫头不秃吧,正好和秃瓢做个好朋友。”
    “……”
    “也不喜欢?嗯……要不就叫大世界吧?多气派啊。”
    “……”
    “要不就叫阿世吧,我觉得挺好听的。”
    “……”
    “还不喜欢?咱差不多就行了啊,不能挑三拣四的,取个名字也不容易。”
    ……
    最后世界树的种子还是拥有了它的新名字,在几个都不怎么样的名字里选了一个还看得过去的,以后它就叫阿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