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光能使者(求推荐票!求月票!)

坏骰娘阿比 / 著点赞 0踩踩 0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44、纳米核心
    说道圆桌骑士团里的魔术师,绝大部分人的印象都是梅林。
    这也算是一种刻板印象了。现代人一提到经典的魔术师形象,十个有都会想到甘道夫或以甘道夫为原型的角色。
    而甘道夫的原型,就是大名鼎鼎的梅林。
    但仔细查找原着故事就不难发现,最初的梅林实际上并非是‘魔术师’的形象,而是以‘剑术大师’——或者说‘贤者’的形象登场的。
    说道贤者就想到施法者,这也是一种现代人的刻板印象,传统的贤者一般指的是引导英雄成就丰功伟业的人,换句话说就是‘老师’、‘指导者’。
    英灵梅林的‘英雄作成’技能就是如此而来,这是作为‘引导英雄之人’的最高级技能。
    但,这并不是夸张的比喻,梅林的确不算魔术师,虽然具备魔术知识,但梅林作为魔术师的水平说是二流都很勉强。
    他可是那个骑士王的‘剑术老师’。
    本行就是挥剑,真打起来死撑搓自己个闪光术,从专业的学者角度来讲,甚至可以说是梅林压根就不是魔术师,只是因为以讹传讹的刻板印象,导致几乎只能以Caster的职介现界罢了。
    之所以会导致这种刻板印象,则是因为梅林虽然基本不会魔术,但却能轻易的做到与魔术看上去差不多的事情。
    那就是能颠覆模湖真实与虚幻界限的‘幻术’。
    魔术能做到的事情他那最顶级的幻术基本都能做到。
    不过,实际上,严格来说——梅林的幻术并不是幻术。
    不不不,话也不能这么说,应该说绝大多数人嘴里的‘幻术’其实并非是幻术,只有梅林的才是幻术。
    一般刻板印象里所指的幻术,其实是人类用自己的智慧去模彷‘真正的幻术’而再现完成的技术,硬要分类的话也是科学(魔术)的一种。
    而真正的幻术,则是梅林或普雷拉蒂这种特殊的‘梦魔’的种族,才具备的一种颠覆真实与虚幻的‘异能’。
    硬要说的话,梅林与普雷拉蒂其实更像是亚空间恶魔......亚空间魅魔之类的存在。
    总之。
    梅林并非是魔术师,也不擅长魔术,只是活得久了,了解的知识很多罢了。
    魔术这种科学的东西她们种族值上天然有些不对付。
    但打赢了猎龙战争的圆桌骑士团,自然不可能没有真正的魔术师在里面——圆桌骑士团最大的敌人之一,那个摩根勒菲可是放眼所有的历史,都屈指一数的魔术师。
    摩根有很多孩子,大部分是用魔术(生物科学)制造出来的人造人,也有少部分是亲自作为母体孕育生下来的。
    阿格规文已经不记得自己作为摩根的孩子是如何诞生的了。
    但这不重要。
    摩根并没有给予阿格规文亲情之爱,阿格规文这方面与母亲也大差不差,整天顶着张苦大仇深脸的他对摩根也没有什么母子之情。
    但,阿格规文的确是‘妈妈最爱的孩子’。
    比起野蛮生长的哥哥高文与妹妹加雷斯,阿格规文与莫德雷德一样由摩根亲自养育,而且与作为一次性消耗的莫德雷德不同,阿格规文被倾注了更多的关注——他是被作为‘王之左手’来培养的。
    换句话说就是辅左,是王的助手。
    但摩根的个性就很别扭,她给阿格规文的‘设定’是国王的辅左,但却没有设定具体的名字。
    摩根理所当然的认为自己是国王,所以完全没考虑那些。
    但是——可能这也是梅林奸计的一环吧。
    虽然阿格规文偶尔也觉得自己是不是阴谋论将太多锅扣在梅林头上了。
    就结果而言,被梅林与尤瑟王的阴谋逼疯了的摩根,在被养成了‘完美助手’的阿格规文看来,远远没有亚瑟适合成为国王。
    想要抚平摩根被梅林气疯的伤口,至少也要一个千年的时间吧。阿格规文是这样想的。
    于是,作为摩根的助手——作为魔术师摩根的助手,理所当然的,阿格规文继承了母亲身上作为‘魔术师’的部分。
    莫德雷德那种狂战士全是自己长歪了。
    阿格规文的魔术水平。
    虽说肯定无法如母亲摩根那样,做到批量生产一次性‘圣枪术式’的程度。
    但也绝不是梅林能比的。
    圆桌骑士团真正的施法者担当,阿格规文,名声不显,几乎没人知道他的真本事,甚至连圆桌内部都经常习惯性的将他的法术支持当成梅林协助的阿格规文——
    他的个人情报,几乎没人知道。
    即使是算无遗策的奥德修斯也算不到。
    没有名气的优势,与名气太响的劣势,似乎让这卡美洛的‘铁’与亚该亚的‘钢’之间,分出了胜负。
    不如说这才是正常的吧。
    本来,智者与智者之间运筹帷幄的比拼,就是情报的比拼。
    谁能抢先搜集到更多的情报。
    谁能事先预防抗住对方因为情报带来的更多的优势。
    胜利便是理所当然的。
    那种概率超过五成就敢豪赌的才是智者里的异类。
    并不知道那边正在发生的事情的路明非觉得很淦。
    因为下意识的阻拦肃正骑士对平民的‘屠杀’而冲了出去,结果,在奥德修斯的骑神佩列洛佩扑过来的时候,因为路明非与骑神几乎是同时动手的——或者说佩列洛佩认准了路明非动手的瞬间一齐跟了上来。
    总之,理所当然的,高文判断双方是在‘合作’,路明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就只是理所当然的救个人——要是不救他就不是路明非而是什么迪奥布兰度了——却被奥德修斯给绑上了‘战车’。
    高文可不会含湖。
    圣者的祝福,三倍强化之力,再加上从狮子王那得到的祝福之力,从这片土地灵脉中得到的天使之力,超级加倍火力全开之下,太阳圣剑只是解放了一部分,横扫出去的威光便将佩列洛佩拦腰斩断。
    虽说没有直接冲着路明非来,但默认路明非也是敌人的高文,依旧让一部分的余波袭向了路明非的方向——
    可是路明非不能逃,他要是逃了,这些无辜的难民们怎么办?
    “妈的,当个好人就活该被枪指着是吧!?”
    路明非通过灵基之影系统召唤出四糸乃,四糸乃让自己的第二灵魂四糸奈化作了巨大冰盾的姿态,挡在了米迦勒模式高文圣剑余波的面前。
    仅仅只是余波,就让四糸乃拼命维持的冰盾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融化,无数的裂痕遍布,转瞬间冰盾便迎来了崩溃。
    但通过四糸乃争取的一点时间,普雷拉蒂赶到了路明非的面前,装模作样——真的只是装出一副——的举起自己手里的魔杖,用幻术将太阳圣剑的炽热威光余波,全部变成了无害的飞舞花瓣。
    为了节省魔力取消了四糸乃召唤的路明非深吸一口气,正准备跟普雷拉蒂还有恢复联系的迦勒底后方商讨要怎么做,结果一吸气就被呛了一嘴普雷拉蒂变出来的粉色神秘花瓣。
    “呸呸呸!什么鬼玩意,怎么这么多?不小心吃下去了一点,居然还有些甜。”
    路明非连忙发出“呸呸呸”的声音。
    小魔仙普雷拉蒂高举法杖继续装模作样的施法,顺便瞥了眼身后的路明非:“想好怎么办了么?打还是撤?”
    “这能打的?”路明非皱紧眉,“我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是不是哪里出现了误会啊?能不能坐下来好好谈谈,高文他给我的感觉不像是坏人啊。”
    “好人可能做坏事,坏人也可能做好事。”普雷拉蒂反问:“你看我像是好人么?”
    路明非被这句话给干沉默了。
    “......妈的!该死!当初就不该听小婊砸的话,什么当机立断啊,赌赢了你是楚轩,这赌输了那不就是...不就是亚当了吗!?”
    “这个倒没有,你别给我甩锅”路香突然在频道里插嘴道,“实际上,我们现在已经得到了很多重要的情报,成功回避了最危险的情况。”
    “现在这还不是最危险的情况啊!?”
    “没有最危险,只有更危险,你这只是面对一个高文,大半的圆桌骑士可都没能来得及赶回来呢。”
    路明非一时语塞。
    这个特异点的难度是不是不太对劲。
    “你也别真把我当楚轩了,不过,要是真正的樱花妹在的话,她或许能想出什么攻略法吧,但我想不到。”
    “你倒是支棱下啊!”
    “不是支棱不支棱,我是你印象里的藤丸立香,本质上依旧是你,充满了你对藤丸立香的刻板印象——所以我觉得,现在真正应该做的事情是抛下这群难民立刻逃跑,你要是死在这那会造成更大的伤亡。”
    “樱花妹会这么做!?”
    “我觉得她不会这么做,但你觉得她会这么做。”
    “你特么——”
    “我虽然不知道你在满嘴跑火车说什么,不过”普雷拉蒂突然抬起头,打断了路明非与路香之间口速极快的对喷,“不过,很显然,某人并不想给我们选择的机会。”
    “啥?”路明非愣了下,没能反应过来。
    下一刻,在高文的太阳圣剑让数千米之外的视线尽头升起了蘑孤云的同时,前一刻才被太阳圣剑拦腰斩断的起身佩涅罗佩——
    居然,化作为了无数的光粒子之后,没有灵基溃灭后闲散,而是光粒子们在路明非的面前重组,白色的奥德修斯高达高达重新屹立于大地之上,并展开双手,简直像是......将身后的路明非与难民们保护下来?
    “这啥玩意?”路明非目瞪口呆。
    路香撇了撇嘴:“纳米机械,小子。”
    “现在是玩梗吐槽的时候吗?!”
    “不是玩梗吐槽,是被有心算无心了,虽然我们已经做了当下最好的选择,但很显然,眼前这个古希腊纳米机械核心的骑神并不打算放过们。”
    “?她不是在保护我们吗?”路明非有些蒙,脑子有点转不过弯来,总觉得自己像是一只小白兔不小心闯入了什么八奇的领域里了之类的。
    不等路明非反应过来。
    面前的白色骑神佩列洛佩,突然打开了自由麦,将音响跳到了最大,用在场所有人都能听到的音量,发出了声音:
    “快上来,迦勒底的御主,我们一起保护这些难民!”
    还是个很有御姐风格的女声。
    伴随着声音,一道光柱从骑神佩涅罗佩的胸口部分投射下来,落在了路明非的面前。
    像是在催促他“没时间解释了赶快上机”似的。
    ......
    【还差一点马上就补上】
    “你倒是支棱下啊!”
    “不是支棱不支棱,我是你印象里的藤丸立香,本质上依旧是你,充满了你对藤丸立香的刻板印象——所以我觉得,现在真正应该做的事情是抛下这群难民立刻逃跑,你要是死在这那会造成更大的伤亡。”
    “樱花妹会这么做!?”
    “我觉得她不会这么做,但你觉得她会这么做。”
    “你特么——”
    “我虽然不知道你在满嘴跑火车说什么,不过”普雷拉蒂突然抬起头,打断了路明非与路香之间口速极快的对喷,“不过,很显然,某人并不想给我们选择的机会。”
    “啥?”路明非愣了下,没能反应过来。
    下一刻,在高文的太阳圣剑让数千米之外的视线尽头升起了蘑孤云的同时,前一刻才被太阳圣剑拦腰斩断的起身佩涅罗佩——
    居然,化作为了无数的光粒子之后,没有灵基溃灭后闲散,而是光粒子们在路明非的面前重组,白色的奥德修斯高达高达重新屹立于大地之上,并展开双手, 简直像是......将身后的路明非与难民们保护下来?
    “这啥玩意?”路明非目瞪口呆。
    路香撇了撇嘴:“纳米机械,小子。”
    “现在是玩梗吐槽的时候吗?!”
    “不是玩梗吐槽,是被有心算无心了,虽然我们已经做了当下最好的选择,但很显然,眼前这个古希腊纳米机械核心的骑神并不打算放过们。”
    “?她不是在保护我们吗?”路明非有些蒙,脑子有点转不过弯来,总觉得自己像是一只小白兔不小心闯入了什么八奇的领域里了之类的。
    不等路明非反应过来。
    面前的白色骑神佩列洛佩,突然打开了自由麦,将音响跳到了最大,用在场所有人都能听到的音量,发出了声音:
    “快上来,迦勒底的御主,我们一起保护这些难民!”
    还是个很有御姐风格的女声。
    伴随着声音,一道光柱从骑神佩涅罗佩的胸口部分投射下来,落在了路明非的面前。
    像是在催促他“没时间解释了赶快上机”似的。
    ——to  be  ued!
    ()
    1秒记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