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9章 一切尘埃落定

晚歌 / 著点赞 0踩踩 0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苗老四看了一眼三哥,倔强地把头扭向一边,不说话了。
苗老三对苗苗说:“晚嘉啊,这件事也不是说让你现在就答应,等爷爷葬礼完事后,咱们再细说。这件事不包含别人,就是我和你四叔的意思。哦,对了,回头我问问你爸,看他怎么想的。”
苗苗心说,你们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反正梅园里的东西我是一样都不会给你们的。
“行,回头再说吧。”
苗老三笑着说:“跟单总好好商量商量,那我和你四叔就先回去了。”
苗苗给他们送出门口,关上了门。
两老头等着电梯,苗老三有点懊悔地说:“早知道来之前,好好打探一番了,谁知道单成昊会在这。”
“三哥,咱确实忌惮他,可这说到底是咱们苗家的事,跟他姓单的没关系,他没权利!”老四又气又怒的说,“你说老爷子啊,临走临走,还把单成昊安排在那丫头身边,可是怕咱们欺负了她去。”
电梯到,两人进去了。
“老四,你说这事,咱还跟老大说吗?”
“说个屁!”老四没好气地,“等那丫头答应了再说吧。”
苗苗关好门,坐回到了沙发上,自己思索了片刻,又转头看了看单成昊,她不确定地问:“你知道他们要来?所以你才过来的?”
单成昊也没否认,坦白说:“我只是猜测他们在葬礼前,肯定还是会来闹你的,但具体是谁,我没想。不过老三老四来,也不出乎意料。”
“所以,你为我壮胆撑腰来了?”苗苗再问了一次。
“我既然想到了,当然是要过来了。总不能看着他们欺负你吧?他们要真把遗嘱给抢走,我怎么对得起老爷子。”
苗苗眨眨眼,又点点头,说:“对啊,你答应爷爷要好好照顾我的,起码现在你是得这么做。”
“后面咱俩分开了,我也不会不管你的,我对老爷子的承诺,必会信守到底。”
“那倒不必了,我也不是小孩子,你没这义务。”苗苗说完,捂着嘴打了个哈欠,说:“他们应该不会再来了,你也早点回去休息吧。”
单成昊站起来,说:“那你休息吧,我走了。”
苗苗送他出了门口,他还回头不忘地叮嘱说:“晚上谁敲门都别开,有事就给我打电话。”
“知道了。拜拜。”苗苗说完,关上了门。
靠在门上,她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出来,以为他今晚过来就是闲得无聊,原来是另有目的。他真的是把苗家人看透了,也算透了。
“他是对我真的没感情啊……”苗苗自嘲地说了一句,“我也该为自己后面做打算了。”
第二天,苗苗早上起来依旧点的外卖,吃完后,就躺在沙发上玩手机。玩累了就睡,醒来就吃,吃完再睡,等再醒来的时候,和昨天一样,到晚上了。
她起来活动活动身子,看了眼时间,心里纳闷,三叔四叔今天怎么没来找自己?这一大白天不来,难道还要晚上来?
她也懒得想,依旧点外卖,又去冲了个澡。今晚可没有人再来,接了外卖后,吃饱喝足,躺上了床。困意袭来,早早地睡了。明天爷爷的葬礼,她不能起晚了。
第二天一早,天空就雾蒙蒙的。葬礼在雾气昭昭中,一切进行顺利。送走爷爷,苗苗也哭得快要昏厥过去了。好在单成昊陪在身边扶着她,不然她躺地上,那些亲戚都没有一个过来扶一下的。
回了苗家老宅,众人签了遗嘱。除却梅园,老爷子把财产分配得很合理,大家都没有意见,签上了自己的名字。之后,又开始研究梅园的问题。
“各位长辈,我是这么想的,爷爷留给我的钱,还有我的房产,我就都不要了,就当是梅园的补偿,你们看怎么样?这是我最多的钱了,其余的也没有了。”苗苗看着他们说。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置可否。
苗苗看向众人,尤其是三叔四叔,他们俩老实得很,估计是等着结束后,还要单独跟自己谈。
最后,还是苗老大开口了,“既然晚嘉的提议你们都没意见,那就这么办吧。等下叫张律师过来拟个协议,签上字后,就法律生效,以后谁都不许提了。”
老爷子给苗苗留下的钱也有个五六百万,再加上她在市中心的房产,一千多万是妥妥有的了。分到他们手上,每家也有个二百万,他们看着不亏。梅园是有价值,但要说真卖的话,意见肯定不会那么容易统一,打官司又扯不起,不如这样来得舒心。他们也都认了,老爷子的遗嘱就这么下的,谁又能有什么办法呢。
一切都很顺利,签了协议,一个月后苗苗把现住的房子倒出来。总体来看,皆大欢喜。
单成昊始终陪在身边,见一切尘埃落定,带着苗苗从老宅出来了。
站在门口,苗苗又抬头看了一眼这个她从八岁就住进来的房子,心里一时百感交集。
单成昊站在身旁,抬手揽过她的肩膀,轻声说:“走吧,以后这里跟你没关系了。”
“是啊,再没有关系了。”苗苗说完,转身上了车。
回家的路上,苗苗好奇地问:“怎么三叔四叔没再找我啊?他们是又改变主意了吗?”
“八成是吧。”单成昊懒洋洋地说。
苗苗却觉得不可能,就四叔那个要吃人的样子,怎么可能一夜间就改变主意了呢?
她慢慢扭过头去看单成昊,狐疑地看着他,肯定地问道:“是你吧?就是你!”
“知道还问。”他笑笑,“非逼着我出手,那我就做到斩草除根,不留后患。”
“想必你的手段很阴狠了,完全震慑住他们了。”苗苗说,“这个真的很谢谢你了,让我无后顾之忧了。”
“遗产的问题解决了,我也可以松口气,不然我真怕老爷子在下面不得安息。”
苗苗说:“对了,我有件事想跟你商量一下,就是我做流产,想在这边做,出了月子正好就把房子给解决了,我也就不用两头来回跑了。”
“在这边做?做完谁照顾你?”
“去月子中心哪还找不来个伺候的人了?我主要是在宁城习惯嘛,临城人生地不熟的,和顾姐也不熟,都挺不方便的。”苗苗语气带着委屈,让人听了楚楚可怜的。